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三人行必有我妻矣-都市激情


(上)


  现代城市人的生活确实也太单调苦闷了。每天都周而复始的重复着,平淡乏味,完全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可以期待一下。这是大都市小人物的悲哀。既然没有成就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的希望,剩下来就只有自求多福,为自己多寻点乐子了,开心开心。


  我们夫妻俩以往最喜欢的娱乐,便是晚上把身体洗得乾净洁白、脱得一丝不挂的,躲在被窝里看成人影碟。我们一面看一面互相弄着对方,到受不了的时候便来一场盘肠大战,之后浑体舒畅地睡一大觉。


  看得太多的成人电影,耳濡目染下,人也渐渐变得开放起来。而且电影中都尽是些荒淫事,不是妻子红杏出墙,还要老公在一旁观看她性交,便是一个女人和好几个壮男操弄;看多了夫妻俩也心痒痒的跃跃欲试,终於便发生了前文所述老婆和阿东淫交那回事。


  一晚和老婆闲聊着,我问起她现在和阿东之间怎么啦?老婆回答说:「开始时和阿东的确很享受,但做过几次后,新鲜感减少了,又不觉得那么刺激的。我很想试试其他的玩意。」


  「你这个淫妇,也真贪心啊!」我知道老婆又有新主意了。


  「什么淫妇?人不都是一样。其实女人本性都有杂交的潜意识,谁不想试试其他男人?只不过不敢说或不想说出来而已。就算天下最美味,天天吃也要转转口味呀!我敢说出来,你又说我淫荡。哼!」老婆是一个很开放的女性。


  「说笑而已。事实上男人的心理不也很怪,很多都有想自己老婆勾男人的性幻想,也是不敢承认罢了。其实只要开放一下思想,开放一下老婆的屄,得来的乐趣更多啊?死守着屄有什么意思啊!会立贞节牌坊、会长生不老吗?」「嘻……所以说……间中图个新鲜怎么也比和老公干刺激。」老婆眼眯眯的说。


  和尚吃狗肉,一件秽,二件也是秽。老婆自从有过另一个男人后,思想开了窍,更加坦率开放了、勇於追求性的欢乐。她常说人生苦短,行乐须及时。等到他日人老掉了,白送给人家也没人肯干呢!


  「那你这次又想图个什么新鲜呢?」有点来味了,我的心卜卜的跳。


  「我倒想试试成人电影里一个女人同时和二个男人相干,相信一定会很过瘾的。」老婆淫淫地说。


  「对象都会是谁呢?」老婆又再兴奋起来,我便继续抚弄着她的阴户。


  「一个是你吧;另外一个是……呃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啊……」老婆开始呻吟了。


  「你想想会是谁吧!我们可以现在就幻想和他一起操屄哩!是谁啊?」追问着谁是野汉子,我已经兴奋得忍不住插入了老婆的下体。


  「我……不知道,你想想罢……」老婆竟然忸忸怩怩,肯定心中有鬼。


  「我想不出你喜欢谁啊!」我想听听老婆的心意。


  「我们现时幻想的,都是些已经结了婚……不太好吧?最好找个单身的……或者……离了婚的,你说有谁呢?「老婆媚眼含春,娓娓道来,好像要向我作出提示。她想的是谁已呼之欲出了,只不过想由我口中说出她的未来奸夫会更刺激点。


  「朋友中离了婚的只有阿宾(化名)呀!你想和阿宾吗?」我索性挑明白。


  「阿宾……也不错……这可是你说的,我只是配合你、满足你的戴绿帽情意结啊!」提起阿宾,老婆显得大为兴奋,两条肥美大腿把我圈夹得很紧,淫水湿湿,非常动情。


  虽说少妇情怀总是淫,但女人也天生造作;明明一早想男人、想阿宾想到屄都湿了,还要作状。十个女人九个肯,只看老公批不批准,有没有机会而已。


  「那你就勾引阿宾好了,幻想阿宾现在操你啦!」我又幻想是阿宾在操她。


  「不……不要性幻想,没什么味儿的,我……要阿宾真的操我才行……」阿宾是我的旧同学,人长得很体面;一米七八的身高,大块头,皮肤光洁乾净,平时穿着得也很整齐;他性格颇为开朗,不拘小节。


  (在这里要提醒一下诸位看倌,有谁个真想开放老婆的,千万要找一些像样一点的男人。若只图容易上手,找来个猥猥琐琐、甚至看上来还有点脏脏的男人去操令妻,到时候极可能不但性趣全无,反为大倒胃口哩。切记、切记!)阿宾结婚前我们经常一起游玩,老婆也和他混得很熟,言笑无忌。他们经常玩得疯疯癫癫,你推我一把、我拍你一下的,非常享受互相肉体上的挑逗。有时我们出外,老婆最喜欢走在当中,一边挽着我们一个的手臂,笑谑说她有两个老公。我并不太介意,阿宾当然享受老婆的挨挨碰碰。


  结婚后阿宾的老婆和我们相处并不太融洽,渐渐没有了往来,后来听说他们离了婚。


  有几次我们一起去游泳,我亲眼看见阿宾偷盯着老婆穿上泳衣的肉体,下面竟然勃起了。老婆并不介意,似乎还很享受阿宾对她肉体的欣赏。女人潜意识里都有性暴露的倾向。


  可能是太熟吧,阿宾又是我的朋友,老婆竟然一直疏忽了,没有把他包括入在性幻想中和她造爱的对象。又或者她根本就有,只是怕我捻酸没有说出来。


  之后几次和老婆亲热她都显得并不太投入,老婆现在对性幻想玩意已经不是那么热衷,常说要真的找男人实战才能再刺激起她的性趣。


  再过了几天,她可能见我还没有什么反应,突然提议这个周末不如约阿宾出来吃饭。我故意瞪大了眼斜睨着她,心想:小荡妇终於等得不耐烦啦!


  「你真的想约阿宾吃……饭吗?」吃饭两个字故意拖得长长的。


  「很久不见了,吃饭就是吃饭嘛1你想到哪里去啦?」老婆竟然有点忸怩,作贼心虚啊!


  「吃饭就是吃……饭,我又没说吃鸡巴,你又想到哪里去了?」我故意逗弄她。


  「要死呀你,谁说要吃鸡巴。你别想要我吃……阿宾的鸡巴。」看来老婆有意说漏嘴。


  我依老婆意思这晚约了阿宾晚饭。老婆打扮得颇得体的性感,很有少妇成熟韵味。一条薄薄软软的长裙,把她那虽不十分玲珑浮突、但颇骨肉匀称的身段清楚地显现出来;裙两侧开了颇高的衩,行走时隐约露出一大截线条诱惑的大腿;她没有穿丝袜,因为她的腿很白晢嫩滑,不穿丝袜会更好看。脚上穿了我最喜爱的露脚趾高根凉鞋,她的脚很性感好看,是很撩动男人心火那种。


  我取笑她,今晚一定是想勾引阿宾了;她啐了我一口,但样子还是得意的。


  阿宾很高兴看见我们,他半玩笑半认真的瞪大眼望着我老婆,表情露出了赞赏。老婆当然很开心,又一边一个的挽着我们,和以前没有不同。


  晚饭吃得很愉快,言谈甚欢。渐渐在酒精的刺激下,情绪变得高涨,又和以前一样,开始有点言不及义了,老婆开始和阿宾疯了起来。


  我不想在饭店里惹人注意,饭后便提议另找地方坐坐喝酒去。


  出了饭店,老婆借醉耍疯,竟然只挽着阿宾的手臂,说今晚阿宾才是她的老公,我说:「那我呢?」


  「你天天都享受着我,那么久不见了,就让一晚给阿宾吧!别那么小气。」老婆挨得阿宾紧紧的说。


  「好吧,就暂借我老婆给你一晚好了。从现在开始她是你的包袱喇!」我故作大方的说,但看着他们的亲昵态度,心头却有点痒痒的感觉,有点吃味。


  入到酒吧,老婆却又坐回我的身旁。阿宾造作地装出很凄凉的样子:「真羡慕你们,总是恩恩爱爱、出双入对的。我就惨啦,老是孤伶伶。」「别装蒜啦!你小子一直不是艳福无边吗?」


  「但都没有你老婆那么正点啊!」阿宾说着用眼瞄着我老婆。


  「黄面婆有什么好呀?」我故意地说,老婆狠狠白了我一眼。


  「又风骚又性感,是男人都流口水啦!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。」「什么风骚,你妈才风骚!」老婆有时也很泼辣的。


  「你看看她,有时候我也真吃她不消啊!」我装出苦脸说。


  「我就很喜欢她这调调,够味。」阿宾讨好着我老婆,不知是何居心。


  「只有你看不出你老婆的好处。哼……总有一天我不要你,跟会欣赏我的男人跑了。」老婆自觉有了赏识的人,得意地对我说。


  「我很会欣赏你啊!」阿宾作出个非常赏识、口水快要流出来的样子。


  「阿宾你喜欢就拿走吧,反正这老婆早晚要跑的。」「不用你赶我走,我这就要阿宾。新老公啊!」老婆果然坐到阿宾的身旁,特意紧偎着他。阿宾当然不会拒绝这飞来的艳福,诈癫纳福的享受着打情骂俏。


  「看你们这对狗男女,真不要脸!拿去,我不要啦!」我心里有些麻乱,有点吃醋带来的刺激。


  「瑜兄既然恩赐,那我就不客气啦!老婆!」阿宾竟然环抱着我老婆,手还在抚摩着老婆光滑的玉臂。看到他们如此亲热,我有点热血沸腾。


  「那么急色,好久没嗅到女人味啦?」我问阿宾。


  「没办法,还找不到识货的人。」阿宾竟然望着自己的胯下,这臭小子够疯了。


  「有多好的货呀?臭美……憋死你活该!」老婆风情地啐了他一口,伸手作状打向阿宾的小腹……


  公然在我面前打情骂俏,也真够豪放。


  「别打,打坏了就没鸡巴用啦!」阿宾慌忙用手頀着下阴,言语无忌了。


  「嘴巴说清楚点,谁没鸡巴用?不说清楚还要打鸡巴……」老婆耍起酒疯用手去拉阿宾的手,作状还要打鸡巴。


  头一次听到老婆在别的男人面前说出「鸡巴」这句粗话,有点刺激。


  「嘻……还有谁用?不是说好你今晚是我的老婆吗?……唉……别打啊!」阿宾嘻皮笑脸的吃我老婆豆腐。


  「谁说是这种老婆?要打……」老婆真的轻力打了阿宾的阳具一下。


  「唷……好痛啊……打坏了你要医好……」阿宾抚摸着下体,雪雪呼痛。


  「你们这对奸夫淫夫也太过份了,真当本夫不存在呀?」我瞪大了眼佯怒地说,但听得出语气中全无愠意。


  「什么奸夫淫妇?你是大老公,阿宾是二老公呀……」老婆理直气壮的抱紧阿宾。


  真够逗了,二老板听说过,老公还有二老公的?


  阿宾藉机握住老婆的手不放,许是觉得太露骨,老婆把手抽了出来。


  「二老公也别太离谱,当心本夫吃醋呀!」老婆甜腻腻的说。


  「我对老婆都是这样子啊!唔,好香啊……」阿宾乘机低下头去嗅老婆的颈窝。


  「别让他看着眼冤,我们跳舞去。」老婆拖住阿宾的手要出去。


  是方便作进一步勾引吧!看来老婆今晚是志在必得,我对大局已经失去控制了。


  阿宾徵询地看了我一眼,眼神有点诧异,他一定奇怪我们夫妻俩今晚在搅什么鬼?


  「去,和我老婆好好的玩玩。」我鼓舞地示意。


  舞池中奏着一首快舞,老婆刻意性感地扭动着,尽量显现出她的美态;阿宾看着她的动人舞姿,神不守舍的跟着跳。


  随后是首慢舞,老婆小鸟依人般投入了阿宾的怀抱,双手主动圈上了他的颈项,身体紧贴上。阿宾也禁不住环抱了她柔软的小蛮腰,享受着软玉温香。


  跳着跳着,阿宾的手竟然间中垂下摸老婆的屁股。老婆这条裙子今晚是穿对了。我知道今晚成功的机会很大,有点忍耐不住,想快点开始。


  回来的时候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老婆眼梢含春,脸有点红,她呼吸有点气喘,怔怔的还在出神。阿宾努力掩饰他兴奋的心情,但我看得出他胯下已经有点勃起。


  再坐了一回,他们反而没有了之前的疯浪,我就提议结账走了。


  出到门口气氛有点僵,我见阿宾显得意犹未尽,好像一条闻到母狗发骚的公狗一样,站在我老婆身旁,很不舍得离开。我肯定他已意会到我们夫妻今晚有点不寻常,尢其我老婆和他过火的亲热,他正期望会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
  老婆望了我一眼,我知道她的意思:「反正明天是假期,这么早回家也没有什么事做,不如来我们家再喝酒吧!」我也不想功亏一篑,便顺水推一下舟。


  阿宾如奉纶音,满怀希望的跟了我们回家。一路上大家都没有怎么说话,气氛怪怪的。


  (下)


  回到家里又是喝酒聊天。老婆藉词有点热,汗湿湿不很舒服,要去洗个澡。


  临行前她向我霎了一下眼,我当然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,心神不禁一荡。


  她再出来时,我们都感到眼前一亮:她穿了一件并不刻意暴露的睡袍,长度在膝部上一点,前后面都是V字形开口,露出一小幅酥胸和玉背。虽说并不很透明,但看得出里面除了一条很细小的三角内裤外,什么也没有穿。她赤着脚,皮肤有沐浴后的光洁。


  阿宾忍不住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,老婆轻佻地故作性感的扭动一下屁股。


  「好性感啊!」说完了又觉得有点过份和失态,不安的望了我一眼。见到我只是微笑耸了耸肩,他才安心下来。


  阿宾一直色迷迷的望着我老婆,他一定很渴望与她有什么下文。


  「我老啦,哪里性感呀?怎比得上你以前的女人呀!」老婆坐到我的身旁,骚媚的笑着。我嗅到她身体沐浴后散发出的体香,很诱惑。


  「你双美腿最性感了,还有你的屁股……真要命。」相信阿宾已猜到我们今晚的用意,加上在酒吧那一幕,知道我老婆已经可以上手,便变得大胆开放、放肆地挑逗起我老婆。说着,还望了我一眼。


  「你们聊聊,我有点累,要歇歇。」我藉机进入卧室,其实一直躲在门缝偷看。


  「我也有点累呀!二老公,替我按摩一下脚好吗?」老婆起身移坐到阿宾坐的沙发上,倚躺在另一边扶手,把双脚搁在阿宾的大腿上。


  老婆要开始用美脚勾引他了,阿宾又怎能抵抗这种诱惑呢?只见他抬头朝卧室方向看了一眼,便色胆包天地替我老婆按摩起脚来。


  男追女隔重山,女追男隔重纱;女人要勾引男人,实在太容易了。


  初时阿宾还装模作样的按摩,慢慢就变成摸多过按的在把玩。老婆斜靠在那里,眯着眼享受,偶而发出一两声舒服的呻吟,腿伸动着。这时她睡袍的下摆已经褪了上去,露出她那双浴后显得特别光洁、肤光致致、肥白浑圆的美腿。


  我这老婆从来都不太在乎在男人面前暴露,相反更是有意的炫耀和引诱。阿宾欣赏着眼前美景,边细意把玩着我老婆的脚,我相信老婆的小裤裆早湿透了。


  我觉得如果我这时候出现,对他们会是个更好的表态,便走了出来。


  阿宾看见我,有一点发楞。虽说意会到什么事,但公然玩着人家老婆的脚,始终有点不好意思。


  「你不介意……我只是替她按摩吧?」阿宾放下老婆的脚,尴尬地问。


  「没什么,你们俩继续……享受吧!」我向他眨了眨眼、鼓励地示意。


  「我看你们夫妻俩今晚可是有预谋的……呃……想要引诱我……搞点……什么……吧?」阿宾忍不住要挑明白了。


  「好东西要兄弟分享才过瘾嘛!我老婆的脚很美吧?」我走过去,捧起老婆的腿,自己欣赏一会,又再放回阿宾手里。


  阿宾垂涎欲滴的盯着我老婆的脚看:「真好看……你知道,我最喜欢女人的脚……又香又性感……」


  事情一挑明就好办啦!这小子眉开眼笑、恣意把玩起我老婆的的脚来,又嗅又吻又舔……老婆情不自禁地抬起腿由得他把玩,引得我怦然心动,不能自己。


  老婆全身以脚长得最好;脚背皮肤凝脂白玉一样,腴而不肥,白晢嫩滑。脚上没有什么筋和厚皮硬茧,是不时小心修护好的效果。脚趾形状也很好看,大小适中。她今晚故意涂上浅桃红色的趾甲油,脚趾晶莹剔透得像有点透明似的。这真是我的宝贝、我的骄傲。我有时候很怀疑,可能就是因为她的脚长得美,我这个恋脚狂才会那么纵容她。


  「你以前没有留意她的脚吗?」我有意炫耀老婆的脚,竟然藉故和另一个男人讨论起自己老婆的脚来。


  「实不相瞒,我偷看了很多次了,每次都兴奋得要……别见怪啊!」老婆这时一定很骄傲了,她索性抬高了腿,用幼滑的脚掌摩沙着阿宾的嘴和脸。阿宾倒抽了一口冷气,过瘾得闭上眼陶醉的享受着。


  事情摆明了最好,大家都不须要再隐藏什么了。阿宾大方地当着我面前,抚玩起我老婆的腿,又伸手隔着小裤衩爱抚她已湿透的下体。老婆脸红红的扭动着享受,又用脚磨弄阿宾已勃起的阳具。我的阳具这时候已涨得太难受,乾脆掏了出来,一面望着他们的调情,一面兴奋地套弄着。


  「你那么喜欢脚……就给我亲亲吧,二老公!」老婆腻着声说,把大脚姆趾伸进阿宾的嘴里。看见老婆白滑的玉趾叼在另一个男人的嘴里,我刺激得双眼像要冒出火来。


  阿宾兴奋莫名,如获至宝的捧住老婆的脚,尽情又贪婪地吮咂着脚趾、舔着脚背。老婆被吮得很兴奋,她闭上眼、挺动着小腹、放纵地呻吟。客厅里这时春意盎然,充斥着强烈的性味。


  玩了一会,老婆把脚趾从阿宾口里脱了出来,眼淫淫的向我们说:「你们两条公狗给我坐好,我叫你们才好进来……」说完后,做作地扭动着肥大屁股走进卧室去。


  小淫妇花样倒挺多,敢作敢为、是个有情趣女人,真好玩。


  不一会老婆在房中叫了出来:「阿宾你先进来,老公你随后。」阿宾翘着鸡巴、真像一条公狗一样跟了进去。我等了一会,听到里面淫声浪语大作,便走了进去。


  进到房内,眼前情景真够惊心动魄:狗男女已经开始了。老婆已脱个精光,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,两条腿张得很大,手里握着阿宾的阳具;阿宾赤条条的躺在她身旁,嘴对嘴的和我老婆在接吻咂舌头,手在乱摸玩弄着她整个身体。


  咂完了舌头,阿宾开始舔舐老婆的乳房和吸吮奶头,又从头到腿的舔她的全身,把她舔得扭来扭去不住的呻吟,真是个淫娃荡妇!我看见阿宾黝黑肥壮的阳具已经竖得高高的,龟头涨得红亮。阿宾的阳具来头不小啊!


  我过去爱惜的摸了摸老婆,小脸竟然热得发烫。我吻了她嘴巴一下,心想:


  我好可爱的老婆啊!


  老婆望着我开心的笑笑,很满足的样子,她终於得偿所愿了。


  我看了一会,心神荡漾,麻乱得发慌。老婆这时爬起身移到床的右侧近床沿处躺下,两条肉腿曲起、尽情地张得大大的;她整个阴户都贲起开露了出来。我清楚看见她小馒头似的阴户内已经湿漉漉,阴毛上的淫水反射出少许亮光。


  「二老公,你舔我的屄;大老公,你先欣赏……」老婆又调皮又淫荡的指挥号令。


  老婆平时在外人面前都很斯文,从不会说「舔」呀、「屄」呀这些脏话,但一发起骚便兴奋得完全失去控制的疯狂,放浪到极点,真怕阿宾见笑。唉,反正屄都要被人家舔了,由她的小嘴说说脏话更觉刺激来劲呢!


  阿宾跪倒床沿前,把老婆两条肥白大腿架在肩上,他先对着阴户深深的嗅了一会骚味,才伸出舌头,埋头苦干贪婪地替我老婆舔起屄来。我看见阿宾的嘴巴和鼻子已被老婆的淫水沾得黏黏乎乎的一榻楜涂。


  虽然老婆以前已经搞过别的男人,但这却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,现场感觉的确够震撼了。我的心快要跳出来,阳具酸酸痒痒涨得更难受。但我只能大力握着而不敢再套弄,我怕一套弄就会很容易擦枪走火,下场戏便没得玩了。


  老婆纵情地挺动阴户迎合着阿宾的舌头,放浪形骸地尽情呻吟叫起床来。阿宾的舌头时而舔屄,时而舔老婆的肥美大腿。双手也没闲着地爱抚老婆的身体、捏玩老婆的乳房和奶头。阿宾尽情地享用着我骚浪的老婆。


  浪叫了一会床,老婆便在床沿上坐了起来。这时我龟头也适应过来,没有那么酸痒了。我和阿宾分别站在老婆的两旁,老婆一手握着我们一条阳具,很兴奋的把玩套弄着,又轮番把阿宾和我的阳具放入口里,替我们口交吃鸡巴。老婆有时更把两条阳具一齐放进口里,调皮地说她要一口吃两根鸡巴。


  阿宾很过瘾的把阳具在我老婆的口里抽插,不停进出着,说要操我老婆的嘴当成屄。这完全是成人电影里的情节,想不到我今晚终於亲身享受到,真是过足瘾了!


  这时老婆的脸更加发烫泛红,淫媚的眼睛半开合着,充满了肉欲,水汪汪像要滴出水似的神态非常动人。她的胸脯上下不停的起伏、奶头颗粒硬硬的突起。


  她的呼吸显得很混浊急促,嘴巴呵呵地呻吟,她快感的样子是很动人心弦的。


  口交了一会,老婆吐出了阿宾的阳具,躺了下来……一面爱不惜手把玩着阿宾的大阳具,一面用手摸弄着自己的湿滑的阴户,非常淫荡。


  「阿宾,说实话,你……以前有没有想过……要……我?」老婆斜着眼,淫媚入骨的望着阿宾问道。


  「有啊!想过很多次了!还……打过手铳。」望了我一眼,阿宾说出了真心话。


  「你这小子好没道义……」我作状无奈地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。


  「想你就上来吧!快上啊!我老公要看啊!」老婆淫着声叫,张开了腿,下腹向着阿宾挺高起来,像要邀请他来操。


  阿宾压在老婆身上,下体顺畅地滑入了老婆的阴户,双手又摸腿又玩乳房。


  老婆紧紧搂抱着阿宾,两条肉腿淫荡地圈上阿宾的屁股,下腹不停挺动迎合着,两人果然在我面前尽情地性交起来。


  「阿宾你操得很好,操得很舒服……鸡巴不错……老公你快来看啊!看我被人操我的屄啊!」老婆一疯狂,脏话又来了。


  我俯下身,贴近观看他们性交的情景,仔细观看另一个男人的阳具如何在我老婆的阴户里进出抽插、看老婆如何放浪地挺动配合。我鼻子嗅到他们交合时性器官发出的淫臊味……真受不了啦!我看得满面涨红,心头乱跳,快要死啦!


  「老公你也来……我要玩三人游戏,我要一个屄操你们两根鸡巴……两个老公……一起上啊……我不怕……很多很多个男人一起上我都不怕……我要操死你们……操死我吧!」老婆乱摆头浪叫着,淫荡失控得胡言乱语起来。


  我爬上床躺在老婆身旁适当的位置,老婆下身疯狂地耸动迎合着阿宾,一面伸出手大力把玩我的阳具,又不时含着我的鸡巴在嘴里咂弄着;她大力地扭动着身体、兴奋得直叫,脸上鼻翼全都是汗。这也是电影中的情景,就让老婆享受个足本吧!


  阿宾操了一会,抽插动作越来越快,看样子似乎要丢精了。老婆连忙要他退出来,定一定神再和我交换位置。老婆意犹未尽,不想这么快便完事,她还想尽兴再大弄一顿。


  我强忍着酸痒操着老婆,她那厢又在玩弄起阿宾的阳具……又替他口交……操了一会,老婆又要换花样了。她爬了起来,两手撑着上身俯伏在床沿上,像只小母狗一样叫阿宾来操。阿宾捧着老婆肥白的大屁股,从后面操了进去;他又不时捏弄着老婆悬垂下来的乳房,用两手包托着大奶。我配合地上了床,跪在老婆面前,摸着她的头,阳具塞入了她口中要她吃。这是三人行的规定动作吧,今晚依足情节都玩遍了。


  老婆深喉地吃着我的鸡巴,我摸了她一下,发觉她这时竟然汗出如雨,浑身有点冰冷。她随后吐出了鸡巴,眼睛紧紧的闭上,大屁股疯狂地扭动;她的头大力向后仰着,扯着大气呵呵地叫,喉咙咯咯作向,像透不过气来要死了似的。


  最后,她终於左右扭动着头,「呀~~」的一声疯狂嘶叫了出来。我知道她要不行了,要来高潮啦!这可是夫妻多年,她第一次如此轰烈的高潮。


  记得有专家说过,一后几王的游戏女人最享受,男人最刺激,果然不差。


  阿宾也要完蛋了,他两眼发直,屁股不受控制的急速挺动……「我……可以……射进去吗?」他呼吸急促,喘着气、直着声问我。


  「不怕,她有避孕,射吧。全射入这个臭屄里……射死她吧……啊!」大声叫着。


  他们终於都完蛋了,你想想,我还能幸免吗?


  完事后,我礼让阿宾替我老婆洗澡,让他再享受一下我老婆的肉体。他细心地洗着,还感动地说,日后他若有了老婆,也要设法安排,让我也享受一下他的老婆。


  当晚我们三个人睡在一起。老婆满足地说,她现在终於真真正正有两个老公了,她当然要睡在中间。我们两个男人都侧身睡,搂着我老婆轻摸着;而她整晚都佻皮地一手握着我们一根阳具捻玩着,说要做梦滑雪去哩!


  老婆终於完了她的一个心愿,不知道下次她又想出什么玩意……



【完】